曹甲昌会长应邀出席美国时尚产业协会第31届年会并发表主题演讲-全球纺织网资讯中心

2019年11月5一8日,曹甲昌会长访问纽约,应邀出席参加2019美国时尚产业协会第31届年会,并进行参访交流活动。11月7日,曹甲昌会长在美国出席时尚产业年会,会见时尚产业协会主席Julia
Hughes女士,并在年会上发表主题演讲。本届年会以“服装进口商贸易和运输”作为主题。曹会长在演讲中指出,美国不仅是中国纺织服装业的重要贸易伙伴,也是中国纺织服装企业国际布局的核心关注国家。虽然中美经贸摩擦带来的不确定性已经迫使美国采购商对采购战略和供应链布局进行大幅调整,但是两国的产业互补性和双方互为主要市场的重要性依然存在。美方加征关税已经影响到中国纺织服装的对美出口和美国消费者利益,而中国纺织服装企业正在进行的改革和调整将进一步提升其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加大中两美国企业对两国市场的相互关注力、投资力和合作力,将是化解中美经贸摩擦的重要力量。在纽约期间,曹会长会见了美国国家棉花总会副会长Reece
Langley先生,双方就中美贸易战对中美棉花贸易的影响、两商协会的合作等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Langley先生表示,美棉在中美贸易平衡中起到很大作用,由于贸易冲突导致美棉市场目前非常不稳定,从两年前美棉在中国市场占比的45%大幅度下降到如今的16%,棉农损失严重。美国国家棉花总会一直致力于美棉的推广,促进中美棉花贸易发展,现在这种情况在美国是不可持续的,迫切希望中美棉花贸易恢复到稳定可持续的水平。曹会长表示,纺织商会注意到中美贸易战开始以来美国棉花对华出口大幅减少的事实,高兴看到目前双方即将签署第一阶段协议。美棉的质量优势明显,在中国有很好知名度,但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今年美棉进口已经被巴西棉赶超,位列第二,棉花市场可优化比例被破坏。中方期待美国市场更加稳定,达到双赢的合作目标。作为行业协会,双方可建立定期信息共享机制,向政府共同发声,争取使包括美棉在内的纺织服装产品能够回复到正常的贸易状态。访问期间,曹会长还走访了云蝠集团在美国的总部NYC
ALLIANCE公司,参观了展室,并郭健董事长进行了充分交流。据了解,目前纽约办公室员工人数已近140人,2018年,公司年销售额高达三亿美元,平均每年业绩增长30%。在中美贸易摩擦形势不明朗的大环境下,公司坚持一切以客户为中心的理念,不断投资引进最先进的技术,提高速度、降低成本,创建了全球反应最快速的供应链系统,成功在纽约建立了集营销、设计、产品开发为一体的业务中心,并在洛杉矶建立了仓储中心。曹会长还走访了山东绮丽集团在美国的合作品牌Rocks&Indigo。品牌合伙人Gorman先生表示,从2009年共同创立品牌到如今入住美国各大百货商店及最大的折扣零售商TJ
MAXX,中国供货商已经是“家人”一样的存在。他强调:“6个月之前我们被迫把一些订单转移到了东南亚,一切都需要重新开始,即使产品的质量和周期达到了我们最终的要求,然而无法取代的是这些年来我们和中国团队一起建立的信任感和共同的信念”。曹会长强调,这次来非常高兴能听到美国业界最前沿的声音,即使在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加码,很多人对前景充满了怀疑和担忧的今天,中美两国企业也没有停止努力寻求合作的机会。相信凭借着这份珍贵的信念,中美纺织服装企业将在市场开拓、技术革新和网络营销上开展越来越多样化的合作。

在回答提问环节,美方一反只向发言人询问一个问题的惯例,连续提出5个问题。包括1、美方问中国从美国进口纺织服装情况,王会长介绍,2018年中国从美国进口纺织服装及原料19.2亿美元,同比增长5.5%,占从全球进口纺织服装5.4%,美国居第八大进口来源国。主要进口产品是棉花、化纤纱线、化纤面料和无纺布。2、美方关于中国从美国进口棉花情况问题,王会长介绍,美国是中国第一大进口来源国,但加征关税后,中国从美国进口棉花下降,2019年1-4月美棉进口2.7亿美元,同比下降52%,美国排名下降到第4位,加征关税的不良影响已经开始显现。3、美方问中国对美出口涉及多少工人,王会长回答,中国纺织服装产业人数达到2000万,对美国出口金额占我纺织服装出口比例的16%,涉及的产业人数无法简单乘除计算,涉及的出口企业达到几万家。4、美方问关于中国企业可能受征税影响情况商会是否向中国政府反映,王会长回答,我会与会员企业建立了信息沟通机制,我会已向中国政府有关部门介绍了企业的愿望,希望中国政府与美国政府充分沟通,共同化解贸易摩擦。5、美方问中国对美国出口是否已经在下降?王会长回答今年1-4月纺织服装对美出口同比下降6.5%,主要由于加征关税原因,影响了中美企业双方信心造成的。

一旦对3000亿美元的中国出口商品加税,东南亚国家将逐步取代中国在美国纺织服装供应的份额。对于美国来说,中国是美国最大的纺织品和服装的供应国,占美国纺织品服装进口份额的50%,占棉制纺织品服装份额的30%。美国棉质纺织品主要进口国包括印度、巴基斯坦、越南等,中美贸易战使得东南亚国家纺织行业出口有更大的竞争优势。

龙8在线登录,美国是中国纺织服装和原料第八大进口来源国、第一大棉花进口来源国,2018年中国从美国进口棉花52.8万吨,金额10.6亿美元,美棉占中国棉花进口份额33.6%。中美纺织服装优势互补,形成了长期稳固的合作关系。加征关税后,势必会造成中国对美纺织服装出口整体下降,棉花需求减少,从美进口棉花下降,进而影响美国棉花生产,损害美国棉农利益。

3000亿美元出口加税影响加大

由于中国产业链相对完整、工人熟练程度较高、企业管理与运营成熟,大量服装与家纺产品的急单、难单很难转出中国,征税后无法很快找到替代生产商,势必会造成美国国内货品短缺和价格上涨,美国消费者需要承担更高的生活成本。我会根据美国商务部数据,筛选了2018年美国自中国进口金额占比远高于后几位来源国的四位码产品类别,诸如6110针织衫、6204女士西装等,限于时间,另附完整表格供参考。希望USTR予以移除。

巴西棉正在取代美棉成为中国棉花进口的最大国家。受贸易战的影响,美棉的进口份额从17/18年度的39%迅速下降至13%,而巴西的份额从6%大幅上升至33%。

而且,此次拟征税产品涉及服装和家用纺织品等制成品,占美国从中国进口纺织服装份额的87.4%,这些终端消费品将直接影响美国零售商、分销商和广大消费者利益。

曹甲昌会长应邀出席美国时尚产业协会第31届年会并发表主题演讲-全球纺织网资讯中心。中国棉花网胡言认为相较上周,棉花市场又发了些变化,很可能是触发郑棉盘面“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原因:一是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预期增强,美对进口中方325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进入“倒计时”。USTR将会在下周联邦公报上发布一份通知,延长自中国出口的某些商品进入美国的时间至6月15日,随后,这些商品的关税才会从10%提高到25%。中国已于2019年6月1日起,对原产于美国约600亿美元进口商品清单中的部分商品,分别实施加征25%、20%、10%的关税(对之前加征5%关税的税目商品,仍实施加征5%的关税)。一些机构认为,《关于中美经贸磋商的中方立场》白皮书指出,谈判受挫责任在美国,美方三次出尔反尔,中方四大立场明确。因此短期中美双方谈判、让步、达成一致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二是上周美股市、债市及金融市场暴跌,进而对实体经济、大宗商品市场造成冲击,棉花未能幸免。同样,德国、法国及欧州其它股市也一片“深绿”,今日国内原油、PTA、沥青、玉米、橡胶、棉花等等期货品种都应声下跌,只是相较其它品种,棉花在供需充足、天气晴好等打压下成了商品下挫的“急先锋”。

与最初公布的拟征税清单相比,2018年9月24日开始实施的清单三移除了297个税号,其中纺织服装产品税号为26个。此次移除,应该是USTR在公众评议期间充分考虑各方意见的决定,是有法律和经济依据的。然而本次的3000亿拟征税清单中又出现了被移除的产品。希望USTR在公布最终征税清单时继续移除这些具有独特性和不可替代性的产品。

2000亿关税的提高对国内棉花的影响较小,而涉及所有纺织品及服装的3000亿关税对国内纺织下游的冲击较大,对国内棉花需求的影响大概在100万吨左右。

关于中美贸易战的话题始终持续不断。纺织服装行业一直在考虑这一事件会造成的影响有哪些?尤其是纺织服装出口企业,可谓是四面楚歌!有专家指出,自去年开始,国外针对中国纺织服装贸易的救济措施及贸易壁垒就已经与日俱增,纺织服装贸易外部形势趋于严峻。中美贸易战下,到底该如何突出重围?

龙8在线登录 1

纺织商会现有会员企业1万余家,从事从纺织原材料、纱线、面料到成衣、家纺、附件等全产业链产品的进出口业务。2018年8月23日我会曾参加USTR举办的2000亿美元征税措施听证会,今天我会再次代表受本次拟征税措施影响的会员企业在此表达以下意见:

我国是全球最大的纺织品服装生产和出口国。据海关统计,2018年我国纺织品服装累计出口总额2767.31亿美元,其中纺织品累计出口额1190.98亿美元,服装累计出口额1576.33亿美元。2019年1-4月份我国纺织品服装累计出口总额757.64亿美元,同比减少3.86%。其中纺织品出口额366.72亿美元,同比增加0.91%;服装出口额390.92亿美元,同比减少8.63%。

相关文章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