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长江批捕4月未遭起诉 雷士照明启动法律程序 – OFweek照明网龙8在线登录

被批捕已四个月,雷士照明原CEO吴长江仍无被起诉的消息,因法律对于羁押期限的相关规定,案件出现超期问题,个中有何缘由引起关注。雷士照明董事长王冬雷今日在投资者关系互动平台上未就此进行回应。一位接近案件的人士表示,案件将延迟开庭。

据悉,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因涉嫌挪用资金罪(涉案金额逾一亿元),已于昨天(5日)下午正式被广东省惠州市公安局移送至惠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

龙8在线登录 1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图/CFP

去年8月8日,雷士照明公告解除吴长江首席执行官的职务。8月29日,雷士照明在香港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超过95%的股东投票罢免吴长江的董事职务及其在任何董事会下属委员会的职务。因违规抵押等行为,吴长江于2015年1月12日被批捕。

按照相关法律程序,检察院将在未来7日内决定是否对吴长江予以批捕。如检察院做出批捕决定,接下来将对吴长江进行侦查。侦查终结后,犯罪嫌疑人将移送至公诉部门审查起诉。

  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与大股东王冬雷方的“内斗”以吴长江被批捕告一段落。记者1月13日从消息人士处证实,吴长江因涉嫌挪用资金罪,已经被广东省惠州市检察院正式批准逮捕。吴长江的律师对此提出异议,认为惠州没有管辖权;王冬雷则表示,吴长江的案件涉及公诉,已经与公司没关系了。

据我国刑事诉讼法,刑事案件公安机关的侦查阶段,期限是从批准逮捕开始计算为2个月,对于疑难、复杂案件可以申请延长,案件送至检察院审查起诉,期限为一个月,但是检察院认为案情不清的,可以退回补充侦查,补充侦查时间为1个月,如果案情复杂,经过批准可以延长。

不过,消息人士表示,由于案件社会关注度高,当地检察院高度重视,或将开会讨论是否延期做出批捕决定。

  或涉嫌挪用5.7亿资金

一位接近案件的人士表示,由于涉及到新证据,案情更加复杂,该案件将进一步补充侦查。

至此,吴长江已身陷囹圄将近一个月。2014年12月初,惠州市公安局以涉嫌挪用资金罪名对吴长江立案侦查,并于12月6日赴北京将其带走,随后移交至惠州市看守所刑事拘留。

  去年12月5日,吴长江涉嫌挪用资金罪被广东惠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羁押于惠州市看守所。1月13日,多名消息人士证实,因涉嫌挪用资金罪,吴长江已经被广东省惠州市检察院正式批准逮捕。

吴长江本案辩护律师、北京市北斗鼎铭律师事务所熊智对记者表示,目前他在美国,还未收到法院方面开庭的通知。

“看守所里的生活就是看书,看电视,做手作,也能会见自己的律师。”前述消息人士表示。

  吴长江被批捕可能与其用上市公司的钱违规为多家公司提供贷款担保有关。去年11月,雷士照明董事会发布公告称,2013-2014年,吴长江代表重庆雷士照明分别与四家中国的银行重庆分行签订了数份质押协议,为包括重庆雷立捷在内的多家公司提供贷款担保。

据年报,雷士照明近三年来净利润为5.45亿元、0.08亿元、2.45亿元,王冬雷表示,雷士照明2014年经审计业绩报告将于5月13日召开董事会审议后公布,从了解到的最新情况来看,雷士照明的经营业绩不会有大幅度的变化。

吴长江批捕4月未遭起诉 雷士照明启动法律程序 – OFweek照明网龙8在线登录。在被带走前,吴长江于2014年12月2日写下最后一则微博:“这两天上海实在太冷,不过见到华东几个经销商兄弟,心里却很温暖!特别是你们那句无论我干什么都愿誓死相随的话,让我感动落泪,感谢大家的信任和支持,我不会放弃的!明天一定会更好!”

  在董事会不知情的情况下,雷士中国银行账户中有4.49亿元的资金按照上述质押协议被提取;此外,雷士中国的账户中有5300万元被法院冻结,且另有一笔担保涉及8000万。总共涉及金额5.7亿元。

另外,据资料显示,吴长江所持德豪润达1.3亿股被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等先后司法轮候冻结,德豪润达董秘邓飞表示,对此,雷士照明已启动多个法律程序。

吴长江所持德豪润达全部股份已被冻结

  在此份公告之前,雷士照明董事会曾于去年9月份召开发布会,公布吴长江涉嫌“三宗罪”,其中就包括涉嫌挪用资金罪,雷士照明在发布会现场还展示了保证金质押合同的影印件。根据雷士照明董事会当时的说法,多家被担保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均为吴长江本人,比如重庆恩纬西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和重庆雷立捷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今年8月8日,雷士照明一纸公告,解除了吴长江首席执行官的职务,由雷士照明董事长兼德豪润达董事长王冬雷担任临时首席执行官。公告称“董事会获悉,吴长江于2012年代表雷士照明附属公司惠州雷士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与其三家关联公司(山东雷士照明发展有限公司、重庆恩维西实业有限公司和中山圣地爱司有限公司)各签署一份许可协议,授予三家公司使用雷士品牌权利,为期20年”。

  “雷士中国在银行有5.7亿的存款,这笔存款实际上是理财产品,比一般存款高10%的利息,吴长江拿这笔存款为别人的贷款做了担保。”吴长江的律师熊智昨日表示,吴长江的行为是基于其职务权利,不具备构成挪用资金罪的法律特征。

随后,两人马不停蹄借助媒体,隔空对垒,互斥对方进行利益输送,试图掏空公司。

  惠州有无管辖权?

8月29日,雷士照明在香港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投票审议“罢免吴长江的董事职务及其在任何董事会下属委员会的职务”的议案。会上,超过95%的股东投下赞成票,罢免吴长江。或许处于对结果的预料,吴长江并未出现在股东大会现场,转而由其代理律师在会场外派发“律师声明”。

  “我始终坚持认为惠州公安对吴长江本案没有管辖权,控告人雷士照明重庆公司不在惠州;吴长江本人长期居住重庆,工作地也在重庆;涉案借款单位均属于重庆注册的法人;贷款银行也都在重庆。”熊智表示,对惠州公安的管辖权提出异议,且早就向惠州检察院和广东检察院提出这个问题了,但对方一直没有答复。

这是吴长江第三度离开自己一手创建的雷士照明。

  熊智还提及,据吴长江家属了解,之所以惠州市公安机关主动管辖该案,是因为王冬雷向惠州市政府承诺,会将雷士中国总部搬迁回惠州市辖区,促进地方GDP增长,彰显政府业绩。对此,雷士照明董事长王冬雷昨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这是污蔑”。

相关文章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